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草园

Always trying……

 
 
 

日志

 
 

实习手记  

2007-07-25 13:24: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贴在报社门口的《海南日报》三版头条登出了我昨天采访的新闻,习惯地发现我的名字出现在“作者”一栏,惊喜地发现里面有几段文字来自于我的搜索整理,顿时倍感欣慰:一个多星期了,总算开张了!

    从7月16日(上周一)下午第一次来到报社,到昨天7月23日,是整一个星期了。这期间,从最初的兴奋到后来的郁闷甚至愤懑,我深解其中味。带我的老师是姓W,是一个35岁左右,勤奋优秀的男记者。我小姨第一次把我交给他时,他温和地笑着,看起来是个好接触的人,其实是有在异性严重面前自卑的情绪。有一次单独跟他乘电梯下楼,他刚才在众人面前还春风满面的笑脸马上收敛起来,严肃、冰冷,跟刚才判若两人。谁稀罕跟你怎么样啊,你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吓谁呢!我想,跟我这样的年轻女孩子保持距离是有必要,但W记者明显是做过了。

                                        诚惶诚恐仍然“坏事”成三

之一

    周一下午第一次来到报社,里面环境很好,老师正在做一篇稿子的最后整理工作。我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第一次看到《海南日报》。过了一会儿,他叫我:“小周,你去帮我查查这两个法律的颁布和实施时间!”他用的是笔记本,没有网线。刚来就能派上用场,我乐颠颠地跑到小机房。我对搜索引擎是不陌生的,但是对法律方面却几乎是个文盲,查了好几次也没得到理想的结果。我想老师还等着我呢,急得脑门都渗出汗来,灵机一动想到可以让小付帮我查查,马上拿起电话。他那边吵,我在办公室又不敢大声讲话,结果说了半天他也没明白我的意思,我只好憋着声音说:“你上QQ吧,我在QQ里跟你说。上QQ!”电话还没挂,背后传来一个声音:“查到没有啊?”我吓得一个哆嗦——老师刚好听到了我的最后一句话“上QQ”!我紧张而又很难为情地说:“没……快了……”他听这话就又忙起自己的了,一会儿过来我仍然一无所获。这时他终于等不及了,到我电脑前来,我看了一眼他拿的稿子,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抄错了法律名!可巧的是两条居然都被我抄错了:“处分”被我抄成了“处罚”,第二个法律本来是海南颁布实施的,我偏又没写清楚!他往我旁边一站,我知道了正确的被查对象,这下资料都出来了。老师抄下了他需要的资料,完成了新闻,我仍心有余悸。这时他叫我过去,告诉了我报社电脑的登陆方法和发稿方式,又带我去办理了实习生手续。

     比之于我去年在湖北电视台办理手续的烦琐程序和工作人员的懒散态度,我在这里得到了相当的礼遇,所以对这里的环境和人员留下了初步的良好印象。

之二

    晚上回家发现手机快没费了,赶紧跟小付发短信让他帮我充(我手机还是武汉的号码,没来得及换),他第二天也要上班没时间,于是委托给阿服。第二天,跟小芸早早地来到办公室,文老师不在,我打开电脑看新闻。快中午的时候我发现手机还在欠费状态,就借小芸的手机发信息催了下阿服,然后去吃饭。

    下午仍然没见着老师,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会跟我去年在湖北电视台一样的遭遇吧……”去年在湖北电视台实习过一个多月,大部分时间是坐冷板凳。晚上回家前跟W老师打个电话,问明天有什么安排,电话那头他很生气的说:“你上午的电话怎么打不通啊?上午很忙的!”我心头一紧,他继续说:“跟你小姨打电话也找不着人,版面编辑也不知道你上哪去了……”我想完了,连小姨都知道了,免不了一顿训了。我试图解释是“不可抗因素”造成的,他说:“我现在忙,晚些时候再说吧!”啪地一声电话已经挂了。

    不用说,我给小姨、版面编辑一个个打电话道歉,并言谢说让他们操心了。

之三

   晚上8点多,我又给W老师打个电话,并在奶奶的提醒下强调其实我一直在他办公室,他口气好一些了,让我明天去换成本地号码,上午就去,不用来报社。临挂电话的时候他说:“今天,你的稿子发了!”

        我纳闷地问:“发到……我邮箱了么?”他说:“见报了呀,昨天的稿子!”我这才恍然大悟,刚刚有所放松的心情又变得紧张,果然,他继续说了:“你这,得看报纸啊!”如此,又是在郁闷中挂了电话!                                            坐冷板凳的漫长一周              

     自周二上午他打过我电话(而且并没打通)后,我24小时开机的手机再没等到过他电话。

     周三上午按照W记者的指示去换了本地号码。来到12楼他办公室,没人,拿了份报纸去15楼机房。上网,看报纸,就这样一整天。晚上给他打个电话,说是在忙,无奈中挂了电话。

      周三,来到12楼他办公室,没人,拿了份报纸去15楼机房。上网,看报纸,又一整天。晚上再电话,还是在忙,我识趣的挂电话。

      周四也过去了,再没见着他人,报纸上每天他的新闻倒是好几篇,可见他也不是闲着的。

      周五,惊喜地发现他来到15楼了,我礼貌地跟他打招呼,可他只是做自己的事,似乎忘记了我是他的实习生!我愤懑难耐,跑到小机房去挂QQ,QQ群里很热闹,如今已在全国各地的同窗纷纷在群里讲述自己的近况。我跑上去大肆“哭闹”一场,引来同学的无比同情和对W记者的深深谴责。末了,同窗又劝我,还是要跟老师好好沟通,看他为什么不愿意带我出去。发泄一通后果然好多了,我原本激动的心绪平静下来,想想,解决问题才是关键呀,我这样自怨自艾也改变不了现状呀!

      ……

     万幸的是最担忧的事情没有发生,7月23日星期一,值得纪念的一天,仔仔在这一天总算迈出了关键性的第一步。今天是25日,又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因为老师安排我下午跟他去采访。嗯,午休下,养精蓄锐,整装待发!祝自己好运!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